首頁 > 公告動態藝品鑒藏

人民日報:書法對於中國人宛如性命!

時間:2018-01-08



宋 趙佶《閏中秋月詩帖》

書法對於中國人宛如性命,生死相隨。從晉代戰亂之時,王導倉惶過江也不忘把鍾繇的《宣示表》縫在衣帶之中,誓言“帖在人在,帖亡人亡”,到唐太宗指使蕭翼騙取《蘭亭序》真跡,臨終又立下遺囑,讓太子李治把《蘭亭》放入昭陵陪葬,再到黃炎培出借王羲之真跡給毛澤東,因過於貴重提前索要,被毛澤東評為“不夠朋友,夠英雄”的傳說,書法與中國人的關係可用8個字來形容:言誌明心,血肉深情。

趙孟頫《閑居賦》局部

觀照中國文化的便捷方式

哲學家熊秉明認為:“書法是中國文化的核心的核心”。應該說,中國的文字乃至書法藝術的特性,契合了中國文化的某種特質。從書法角度來觀照中國文化,是一個比較便捷的方式。唐太宗李世民提倡王羲之平和淡泊、溫柔敦厚的書風,既是出於初唐時期確立文化典範的政治需要,同時也是個人的喜好。上至曆代君王,下至普通百姓,書法都與之有著緊密的聯係。可以說,書法是最能代表民族特質又有廣泛群眾基礎的藝術。

老子崇尚的天人合一、陰陽辯證在書法中得到充分的體現。陰陽相生、剛柔相濟、虛實相間、計白當黑、“帶燥方潤,將濃遂枯”等,這些書法中常見的矛盾關係,體現了對立統一的辯證原理。另一方麵,儒家崇尚溫良恭儉讓的道德規範,影響著書法的風格品評標準,“違而不犯,和而不同”“不激不勵而風規自遠”,體現出符合儒家標準的溫柔敦厚的謙謙君子形象。

顏真卿《祭侄文稿》行草

實用文字的發展和作為藝術的書法的發展,是兩個完全相反的方向。實用文字的發展講求整齊簡潔、美觀規範,由繁至簡;藝術則追求變化和特點。所以,一種字體在出現初期至成熟之前,往往是藝術成就最高的時期。商周甲骨文已經是高度成熟的文字,至東漢末,書法的各種字體和風格樣式都達到完備的狀態,出現了一大批以書法名世而載入史冊的書家,也出現了一批書法理論專著。這些理論不僅影響著書法藝術的發展,也為繪畫以及其它藝術奠定了理論基礎。

米芾《清和帖》行書

文字書寫發展成為獨立的藝術,領先並影響著其它門類藝術的發展,使得中國藝術從形成到發展始終注重意象化表達。中國畫強調線條勾勒和書寫性,正是書法影響力的體現。中國人對書寫至始至終的情結、對書寫特征的迷戀,在其他民族是極為罕見的。

先哲許思園說:

書法為最普遍最實用之藝術,中國人審美修養,實基於此,因而陶冶成世界上最能鑒賞形式美之民族。中國之篆隸行草山水花鳥畫幅,玉器與園庭布置,皆無上美妙。發揚民族文化,必經恢複此藝術境界始,而其根本則在書法。

蘇軾《黃州寒食詩帖》

表情達意的基本手段

半坡文化中,有作為裝飾性的陶文。很多陶文是線麵的結合,也有一些是用線勾描出來的。線條的形態豐富多彩,本身已具備獨立的審美意義,與後世書法的一些特征相當接近。

書法藝術最重要的特征是“書寫性”,所謂“書寫性”是指作品中筆觸的運動感和連續性。中國書法就是把這種書寫性發揮到極致的藝術。這種書寫性在原始刻畫符號中(包括文字的雛形和原始圖畫等)已有所體現。岩畫中表現的動物、植物以及自然界的其它物象也是文字的雛形,後來演化為象形文字,如日月星辰、風雨雷電等。象形文字符號呈現的繪畫形態美,也體現出原始先民的審美意識。這種審美意識在人類發展早期是共同的特征,但在很多民族並沒有得以延續,隻有在中國的書法中得到充分發展至高度成熟,又貫通於繪畫等其它藝術領域之中。

郭沫若說:

有意識地把文字作為藝術品,或者使文字本身藝術化和裝飾化,是春秋時代末期開始的。這是文字向書法的發展達到了有意識的階段。

柳公權《蒙詔帖》

中國人具有詩的靈性,崇尚心靈自由的詩意人生。“書者抒也”(許慎《說文解字序》),“書,心畫也”(揚雄),“欲書先散懷抱,任情恣性,然後書之”(蔡邕)……書法藝術這種直抒心意的表達方式,非常符合中國人直覺感知世界的方式。因此,書法能通透地表達中國人的詩性心靈,成為中國文人表情達意的基本手段。

王羲之書《蘭亭序》,記敘蘭亭山水之美和集會的歡樂之情,抒發了“一死生為虛誕,齊彭殤為妄作”的感慨;顏真卿書《祭侄稿》於親人罹難、“父陷子死,孤城圍逼”的情況之下,借其文其書表達對叛賊的痛恨和失去親人的悲憤,書文輝映,產生強烈的藝術感染力;蘇東坡於困頓之中書《黃州寒食詩》,“空庖煮寒菜,破灶燒濕葦”,寓憂患之意於點畫之間,將抑鬱卻曠達之情傾瀉於筆端……曆代誌士的家國情懷無不體現在書法之中。

黃庭堅《惟清道人帖》

在書法藝術的表現形式中,作為靜態書體的篆、隸、楷書,用筆內斂平和,更多地表達一種靜穆平和的秩序感;作為動態書體的行、草書,用筆跌宕飛動、變化莫測,追求猶如交響樂般的強烈節奏。這種節奏性在草書中發揮至極致,尤其是張旭、懷素的狂草,變動如鬼神,不辨端倪,對書法的理性認識和感性表達在草書中合二為一。某種程度上,草書與原始刻符中體現出的人性本初有意無意的表達方式尤為契合。

黃賓虹 章草臨西晉陸機《平複帖》

中國人獨特的生活方式

書法是古代文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。明清文人追求所謂“三絕”——詩書畫,近代文人要求做到詩書畫印四全,還有所謂琴棋書畫、書房四藝……這些對文人基本技能和素養的要求都離不開書法。書法在傳統社會裏一直都是文人士大夫的專利,既是書齋雅玩,也是必修功課。於讀書治學之餘,揮毫染翰,即可證經悟道,又可消磨時日。

孔子說:

誌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遊於藝。

是古代君子立身的四個原則,也可看作一個層層遞進、人生境界不斷提高並最終升華的過程。為學始於立誌,致力於道德,終於優遊於藝術境界。隻有依靠藝術達於“遊”的精神自由境界,才可體味如“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”的人生大境界。

顧炎武《行書手劄》

書法能表達中國人的宇宙觀、世界觀、人生觀以及待人接物的態度。對力、氣、韻、勢、節奏的追求中,蘊含著豐富的生命意識;穿插、避讓、擔夫爭道,又是對人與人之間相互關係的表現。張旭見公主擔夫爭道“而得筆法之意”,觀公孫大娘舞劍器而“自此草書長進”;懷素自述草書所得,“謂觀夏雲多奇峰,嚐師之”;黃庭堅“於道舟中,觀長年蕩槳,群丁拔棹乃覺少進,喜之所得,輒得用筆。”以古人為師和以造化為師是書法學習的兩條重要途徑。師古人,就是學習曆代積累的書寫經驗;師造化,是要參悟宇宙人生和自然萬物之理,以技進道。

《馮摹蘭亭序》卷,唐,馮承素摹

硬筆、電腦等新型書寫工具的介入,使書法的實用功能逐步弱化,藝術的功能卻得到發展。新時期持續不斷的群眾性書法熱潮即是很好的佐證。書法在當下的發展主要表現在強化視覺的表現力上,很多美術化因素融入進來,例如強調單字結構的造型,甚至出現極力變形誇張的方式,還有強調章法的構成,融入現代構成設計意識,甚至出現各種色紙拚貼等非書寫手段來達到視覺衝擊的效果。這些嚐試不管成功與否,都在一定程度上拓寬了書法的表達空間,豐富了傳統書法的表現形式。

宋代陸遊有詩雲:“矮紙斜行閑作草,晴窗細乳戲分茶。”雨後的春光下,明窗淨幾,鋪毫展紙寫上一通草書,閑情疏意,隨紙斜行,不著意,不求工,寫累了就曬曬太陽,細細地品鑒雨前春茶。這是何等的愜意,何等的快意人生!

褚遂良《雁塔聖教序》宋拓本,局部



掃一掃,掌握最權威最及時的信息動態

友情鏈接